河南和谐中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监督及合作热线:13137111119
     
首 页 新闻快讯 河南书法网 河南美术网 河南摄影网 工艺美术网 书画产业网 书法大视界 美术大视界

新闻快讯>>

        由现代刻字作品结字问题看增强综合艺术修养
日期:2013-3-31  编辑:河南书画

作者:朱九羽

 

内容提要:现代刻字作品中大胆运用了平面构成、立体构成的一些手段,借鉴了绘画、雕塑、装置等艺术的相关元素,体现在结字上,大量使用夸张、变形、拆解、叠加等手法,增强了艺术感染力。但过分的在文字造型上进行解构,导致作品难以识读、点画纠缠过甚、出现错字等问题,削弱了作品的书法性、艺术性。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增强艺术修养、文字学修养和相关的综合艺术修养。

关键词:结字  问题  修养

 

      现代刻字艺术发展到今天,作者队伍不断壮大,艺术水平不断提高,涌现出大批高质量的作品,代表了当今刻字艺术的主流。但不可否认,由于现代刻字艺术发展时间不长,还处于壮大时期,在创作中还存在不少不足和问题。本文试就刻字作品中的结字问题作一浅析,以此引起刻字作者对加强综合艺术修养的重视。

       一、现代刻字作品中结字的特点分析

      现代刻字脱胎于传统刻字,因此初期作品仍然以表现书法为主,结字大体平正,符合一般规范。这从全国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刻字展中可以看出。前三届展览,作品中很少使用夸张、变形等手段。虽然第三届全国刻字展中,评委吴东民、吕如雄、王志安,获奖作者徐也秀等使用了一些平面构成手法,入展作品中也有部分作者采用了强化对比等办法,但总体上态度都是谨慎的。(图1、图2、图3、图4)

      而从第四届全国刻字展开始,无论是评委还是作者,都加大了对构成手段的应用。体现在作品的结字上,特点尤其突出。

      1.字形夸张,结构变形。打破汉字方块形体的限制,对字形进行纵向或横向的拉长与压缩,对点画强化粗细、长短变化及破体的运用,从而增加字体结构上的变化,以强化作品张力。如四届展获奖作品吕铁元《楼船夜雪》、李密林《流》,五届展获奖作品王志海《一马平川》、王步强《天工开物》等,都是通过字形的膨胀与挤压,点、线的夸张与变形,来营造作者企图抵达的意象。应当说,这种手法的应用,很好地处理了作品中疏密、欹正、形式之间的关系,形成了强烈的矛盾,但又在对立中形成了和谐,艺术感染力大为提高。

      2.部件分离,笔画叠加。随着现代刻字作者眼界不断开放,思路也更加开阔,对相关艺术特别是对“现代书法”、美术作品、装置艺术以及海外现代刻字一些做法的模仿和借鉴逐渐增多,在结字上更加大胆,或者说走得更远。吕铁元五届展获奖作品《朽木可雕》,结字已由四届的变形走向解构。六届、七届全国展览中,对字体部件的分离、笔画之间的借用、叠加,已经比比皆是,成为一种时风。如果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前后相较,只能说前期更为审慎,后期更为大胆,艺术上的优劣,殊难定论。在部件借用上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天人合一》,因其具有极大的偶然巧合性,作者本人也难以复制此类型的第二件作品。六届展中《唯吾知足》,主要是对“口”字进行了整体的借用,虽然也称得上巧妙,但从文字内容上看,为借而借的痕迹太浓,远不如《天人合一》那么自然天成。

      3.书体混用,块面分割。不同书体能够展现在同一幅作品中,而且能够存在于不同的块面上,这是现代刻字艺术优于纸面书法的特点之一。从一二届全国展中每幅作品以单一书体为主,到三届以来充分运用各种书体来阐发作者的艺术构想和作品主题,确实是一种进步。特别是在“主题刻字”中,以一种书体为主,突出作品主旨,以另一种或两种书体为辅来作补充说明,也逐步形成范式。这种范式的作品以王志安先生的“经典系列”为代表,赢得众多追随者。如杨宏朝的获奖作品《醉舞》、于永平的获奖作品《诗书传家》等。

      以上这些技法的使用,使现代刻字作品的结字由单纯依赖书法本身,向形成现代刻字自身的特色转变,基本形成了现代刻字作品结字的一般规则,即:充分利用现代刻字媒介体的特质,最大限度地发挥汉字的造型可塑性,通过夸张、变形、解构、叠加、借用等方法,增强视觉冲击力,提升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

       二、现代刻字作品中存在的结字误区与症状

      通过欣赏分析第一届到第七届全国刻字展获奖、入展作品可以看出,运用诸多手段进行结字改造,固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确实也存在不少问题,直接影响了现代刻字作品的艺术水平。

      1.过分的部件分离,导致文字支离破碎。“在汉字研究中,字形被划分为整字、部件与笔画三个层次。但从书法作品整体构成看,部件既不是最小的形态单位,又不能独立地传达意蕴,不宜作为一个层次,只宜视为点画层次与字层次之间的中介。”①也就是说,在现代刻字创作中,应该着眼于整字结构,不能只针对某一个部件进行构思创作。而目前现代刻字作品中有些文字的部件分离过甚,已经不能再承担原字形的本义了。以吕铁元先生获奖作品《朽木可雕》为例,其中对雕字的部件分离,造成认读上极其费力。严格意义上讲,只能依靠对整个内容的把握来“猜读”。个人认为,这与其上届作品《楼船夜雪》相比,在结字上并不成功,是作者为了突破旧作而进行的一次冒险。作品的获奖使这类冒险受到鼓励,导致了不少作者盲目跟风,而且呈愈演愈烈之势,遂出现了大批部件随意组合、结字莫名其妙之作。

      2.过分的叠加,导致文字缠绕,难以识读。适当的叠加,可以增强结字的趣味,这也是现代刻字区别于传统刻字和篆刻作品的自身优势和特色。但为求点画表现力丰富,盲目交叉、叠加,以至于画蛇添足,导致字形丑陋,难以分辨,以形害义,形不达义,使观者只看到满眼的点画、线条、色块,不知所云,何言“主题”?正如张天弓先生所指出:“点线构成的字,是艺术形象的有机整体,是书法作品中能独立地传达意蕴、表现情感的最小单位。字中的一点一线都具有一定的形质,都可以表现一定程度的意味、情趣,但这种表现性必须从属于字的整体。”说到底,脱离了“字”这个整体,那些无处不在的点画,就如残肢断臂,令人目不忍睹。如(图5)中的作品,如果不加说明,读者从中能品出什么来呢?这种结字,对作品的主题表现又起到什么作用呢?

      作品能让观众看懂,这是任何艺术家都希望的事情。“虽然有些当代艺术家标榜前卫艺术的特殊性就是不为大众理解和接受,认为这是由前卫性、观念性本身所决定的,然而无人喝彩的孤独局面,毕竟是绝大多数实验艺术家所不乐意看到的。”②这里说的是装置艺术,但同样适用于现代刻字艺术。因为许多现代刻字作者已经开始吸取装置艺术的一些元素用于创作当中。在学习借鉴时如何取其精华、舍其不足,需要慧眼独具,理性对待。

      3.过分的取巧,导致作品牵强附会,形式大于内容。在创作中,有些作者片面追求构思之巧,造成作品缺乏真情实感,矫揉造作,弄巧成拙。就现代刻字本身来讲,虽然允许部件的借用或共用,但毕竟只能巧用、妙用,不能滥用,更不能作为创作的主要手段。即使如《天人合一》这样极巧的作品,除了令人感叹其结字方面的巧妙之外,对刻字艺术所要求的其他要素,也并不敢妄评。况且正因为这种巧妙无法复制,所以并不具有效仿的意义。过多的从这方面下功夫,只能说明艺术想象的贫乏。像以下作品,有的借用十分笨拙,一望而知是强加拼凑。有的则直接违背了结字的规则要求,形成错字。(图6)朱光潜先生认为:“我们说‘艺术美’时,‘美’字只有一个意义,就是事物现形象于直觉的一个特点。事物如果要能现形象于直觉,它的外形和实质必须融化成一气,它的姿态必可以和人的情趣交感共鸣。”③过分求巧,成为“字谜”,不但不会一望而生美感,还会适得其反,令人产生审判疲劳。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少数作者之所以在结字问题上存在误区,有的是对书法艺术的基本技巧掌握不足,书写能力差;有的则是对平面构成的基本要素理解不透,不能熟练运用;有的则是对文字学缺乏基本的了解,任意拆解,随意组合;还有的是由于文化品位不高,导致作品结字恶俗,背离了书法“雅”的标准。李庶民先生在剖析刻字作品构成时曾指出:“这些作者大都是缺乏对法则、规律的自觉把握,多是凭着自我感觉懵懂地去进行那本来应在科学与理性的思考中倾情投入的刻字艺术创作。因而构形不美、空间无序、色彩陈俗,使一些立意不错的创作收不到应有的效果。”④这可谓点到了刻字作品结字问题的症结所在。

       三、增强综合艺术修养是解决结字病症的有效手段

      基于以上剖析,解决现代刻字作品结字问题,并不是一项孤立的工作,需要现代刻字作者综合地、全面地提高艺术修养。

      首先要加强书法艺术修养。不必讳言,有部分现代刻字作者是因为“纸面书法”创作难度大、竞争激烈而转入这门新兴书法门类的,同是还有部分篆刻作者、美术作者加入行列。相对而言,这部分作者的书法基础稍差,不可避免地体现到了作品的结字中,重设计和制作,轻书法和书写的问题表现尤其突出。既然现代刻字艺术明确有“刻字”二字,明确是书法家族中的一员,那么就必须要把通过“刻”来体现“书”放在不可动摇的地位。这涉及到对现代刻字艺术的定位问题。否则,就有可能走向工艺美术之路,或者成为雕塑、装置等其他种类,脱离了“书法”这条轨道。通过强化书法训练,学习经典作品,结字水平便会在潜移默化中提高。

      其次要加强文字学修养。汉字的结字有自己的规范和规律,“汉字书法结构(又有结体、结裹、裹束、间架等用语,实指皆同)的各种情况及其一般规律,前人分析考虑的非常精到,我们今天看来,仍然条条恰切,语语明彻,其间都含有科学道理。”⑤只有认真弄通这些基本原则,才不会在结字中犯低级错误。比如不同书体的部件,意义可能不同,是不可以随意相互借用的。又比如孙过庭《书谱序》所说:“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违而不犯,和而不同。”鲜明地指出,点画之间既要变化又要统一的原则。明白和运用这一道理,就不会在结字时出现点画纠缠不清、一团混乱的情况。

      第三要加强综合修养。刘宗超先生认为:“新兴的刻字艺术应从三个方面广泛取法:一是书法传统、传统刻字、传统篆刻;二是与刻字相近的艺术形式,如研究雕塑、版画、汉画像石的表现方法,从中学习技法,以为创造自身形式所用;三是从自然、社会及人本身获得创作的灵感,使刻字艺术紧跟时代发展,能用独特的艺术语言反映时代风貌。”⑥从这个要求上讲,现代刻字作者必须加强文学、哲学、绘画、雕塑、设计、装置等相关艺术及其他门类的综合修养,从中汲取营养。而笔者以为,最重要的还是通过提高素质,调整心态,来消除躁气、浮气,排除俗气、匠气,陶冶文气、清气,从而使作品的结字在矛盾中体现和谐,在平正中透出奇崛,总之,要做到“适度”。“‘适度’是对书法家才能的重要考验,是鉴别书法家创作成熟与否的标志。如果将‘放纵、无度’转化为‘适度、有度’,也许更能凸显书法精神,靠近书法真谛。‘适度’是一种智慧,是对聪明人的聪明限制。”⑦笔者以为,这段论述不仅是在谈书法,也是在谈现代刻字,更是在谈一种艺术哲学和人生哲学。能够把握这一点,才能在作品中形成正大和谐气象,从而创作出令人难忘的精品力作。

 

 

注释

①      张天弓《论书法作品的层次与结构》,《当代中国书法创作与文化建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②      贺万里《中国当代装置艺术史》,上海书画出版社2008年版。

③      朱光潜《谈美书简二种》,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

④      李庶民《现代刻字艺术创作中的构成实践》,见《厦门现代刻字艺术网》。

⑤      周汝昌《永字八法——书法艺术讲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⑥      刘宗超《现代刻字艺术的创作理路》,见《中国刻字艺术网》。

⑦      刘云泉《对自己革命,很难——关于书法创作的一段余话》,《书法报》2009年6月24日。

来源:
全国第三届现代刻字艺术理论研讨会论文集
阅读:1320次
  更多>> 
“心里话”不能任性说
小器大雅承墨香
许慎与说文全国名家馆藏书法...
许慎与说文全国名家书法作品...
《刘颖峰书法作品精选》羊年...
  更多>> 
梅花与中国画的情结渊源
一张天价“宜家”画
吴湖帆“复古”风向标
折扇的收藏和鉴定
吴冠中与中国画
  更多>> 
《程兆星风景油画作品选》出...
绘心——“我们在绘画中:中...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区评...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区复...
《花非花》系列油画展于苏荷...
同与不同——中西油画碰撞交...
  更多>> 
书画鉴藏印分类和特点
闲章不闲念“敦煌”
李刚田篆刻作品欣赏
选自《庄敬日强·高庆春篆刻...
选自《李砺篆刻集》篆刻作品...
选自《蔡泓杰篆刻》篆刻欣赏
关于我们 | 河南书法网 | 河南美术网 | 河南摄影网 | 工艺美术网 | 艺术展览网 | 书画产业网
河南省书画艺术类第一门户网
电话:0371-61151111 QQ在线:409942222 QQ在线:274012359 微信:sh61151111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内环路25号
Copyright © 2006 - 2014 Hnsh.ha.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河南和谐中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公司保留所有权利
ICP经营许可证:豫ICP备11015471号 技术支持:美向网络